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

编辑:新人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18 19:27:47
编辑 锁定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是宋代词人柳永的作品。此词抒写了作者漂泊江湖的愁思和仕途失意的悲慨。上片描绘了雨后清秋的傍晚,关河冷落夕阳斜照的凄凉之景;下片抒写词人久客他乡急切思念归家之情。全词语浅而情深,融写景、抒情为一体,通过描写羁旅行役之苦,表达了强烈的思归情绪,写出了封建社会知识分子怀才不遇的典型感受,从而成为传诵千古的名篇。
作品名称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
创作年代
北宋
作品出处
《全宋词》
文学体裁
作    者
柳永
词    牌
八声甘州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作品原文

编辑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⑴。渐霜风凄紧⑵,关河冷落,残照当楼⑶。是处红衰翠减⑷,苒苒物华休⑸。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暮雨江天霜风关河 暮雨江天霜风关河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⑹,归思难收⑺。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⑻。想佳人⑼妆楼颙望,误几回⑽、天际识归舟。争知我⑾,倚栏杆处,正恁凝愁⑿![1] 
归思倚阑凝愁 归思倚阑凝愁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注释译文

编辑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作品注释

⑴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写眼前的景象。潇潇暮雨在辽阔江天飘洒,经过一番雨洗的秋景分外清朗寒凉。潇潇,下雨声。一说雨势急骤的样子。一作“萧萧”,义同。清秋,清冷的秋景。
⑵ 霜风:指秋风。
凄紧:凄凉紧迫。
关河:关塞与河流,此指山河。
⑶残照:落日余光。当,对。
⑷是处:到处。
红衰翠减:指花叶凋零。
红,代指花。
翠,代指绿叶。此句为借代用法。
⑸苒苒(rǎn):同“荏苒”,形容时光消逝,渐渐(过去)的意思。
物华:美好的景物。
休:这里是衰残的意思。
⑹渺邈(miao3):远貌,渺茫遥远。一作“渺渺”,义同。
⑺归思(旧读:sì,做心绪愁思讲):渴望回家团聚的心思。
⑻淹留:长期停留。
⑼佳人:美女。古诗文中常用代指自己所怀念的对象。
颙(yóng)望:抬头凝望。颙,一作“长”。
⑽误几回:多少次错把远处驶来的船只当作心上人的归舟。语意出温庭钧《望江南》词:“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
天际,指目力所能达到的极远之处。
⑾争(zěn):怎。处:这里表示时间。
“倚栏杆处”即“倚栏杆时”。
⑿恁(nèn):如此。
凝愁:愁苦不已,愁恨深重。凝,表示一往情深,专注不已。[2]  [3]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作品译文

伫立江边面对着潇潇暮雨,暮雨仿佛在洗涤清冷的残秋。渐渐地雨散云收秋风逐渐紧,山河冷落落日余晖映照江楼。满目的凄凉到处是花残叶凋,那些美好的景色都已经歇休。只有长江水默默地向东流淌。
其实我实在不忍心登高眺望,想到故乡遥远不可及之处,一颗归乡的心迫切难以自抑。叹息这几年来四处奔波流浪,究竟是什么苦苦到处滞留?佳人一定天天登上江边画楼,眺望我的归舟误认一舟一舟?你可知道我正在倚高楼眺望,心中充满了思念家乡的忧愁苦闷?[2]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词牌格律

编辑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词牌介绍

《八声甘州》是词牌名。全词共八韵,所以叫“八声”。词分上下两曲,上曲写景,下曲抒情,脉络十分清晰。《八声甘州》简称《甘州》,又名《潇潇雨》、《宴瑶池》。唐边塞曲。据王灼《碧鸡漫志》卷三:“《甘州》世不见,今‘仙吕调’有曲破,有八声慢,有令,而‘中吕调’有《象八声甘州》,他宫调不见也。凡大曲就本宫调制引、序、慢、近、令,盖度曲者常态。若《象八声甘州》,即是用其法于‘中吕调’。”今所传《八声甘州》,《乐章集》入“仙吕调”。因全词共八韵,故称“八声”。九十七字,前后片各四平韵。亦有首句増一韵者。[4]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格律对照

中平仄仄仄平平,中中仄平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
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平
渐霜风凄惨,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中仄平平中仄,中仄仄平
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
中仄平平仄,中仄平
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中仄中平中仄,仄中平中仄,中仄平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
平平中仄,中仄仄平
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
仄平平、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仄平
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
平平仄、仄平平仄,中仄平
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说明:平,填平声字;仄,填仄声字(上、去或入声);中,可平可仄;加黑体字有韵脚所在。)[4]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创作背景

编辑
柳永出身士族家庭,从小接受儒家思想文化熏陶,有求仕用世之志。因其天性浪漫,极具音乐天赋,适逢北宋安定统一,城市繁华,开封歌楼妓馆林林总总,被流行歌曲吸引,乐与伶工、歌妓为伍。初入仕,竟因谱写俗曲歌词,遭致当权者挫辱,而不得伸其志。他于是浪迹天涯,用词抒写羁旅之志和怀才不遇的痛苦愤懑。《八声甘州》即此类词的代表作。被苏轼称赞其佳句为“不减唐人高处”。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作品鉴赏

编辑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文学赏析

词中表达了作者常年宦游在外,于清秋薄暑时分,感叹漂泊的生涯和思念情人的心情。这种他乡做客叹老悲秋的主题,在封建时代文人中带有普遍意义。但作者在具体抒情上,具有特色。
词的上片写作者登高临远,景物描写中融注着悲凉之感。一开头,总写秋景,雨后江天,澄澈如洗。头两句“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用“对”字作领字,勾画出词人正面对着一幅暮秋傍晚的秋江雨景。“洗”字生动真切,潜透出一种情心。“潇”和“洒”字,用来形容暮雨,仿佛使人听到了雨声,看到了雨的动态。接着写高处景象,连用三个排句:“渐霜风凄惨,关何冷落,残照妆楼。”进一步烘托凄凉、萧索的气氛,连一向鄙视柳词的苏轼也赞叹“此语于诗句不减唐人高处”(赵令畴侯鲭录》)。所谓“不减唐人高处”,主要是指景中有情,情景交融,悲壮阔大;凄冷的寒风和着潇潇暮雨紧相吹来,关山江河都冷落了,残日的余辉映照着作者所在的高楼,所写的每一个景色里,都渗透着作者深沉的感情。这三句由“渐”字领起。雨后傍晚的江边,寒风渐冷渐急,身上的感觉如此,眼前看到的也是一片凄凉。“关河”星是冷落的,词人所在地也被残阳笼罩,同样是冷落的,景色苍茫辽阔,境界高远雄浑,勾勒出深秋雨后的一幅悲凉图景,也渗透进了天涯游客的忧郁伤感。 “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 这两句写低处所见,到处花落叶败,万物都在凋零,更引起作者不可排解的悲哀。这既是景物描写,也是心情抒发,看到花木都凋零了,自然界的变化不能不引起人的许多感触,何况又是他乡做客之人。作者却没明说人的感触,而只用“长江无语东流”来暗示出来。词人认为“无语”便是无情。“惟有”二字暗示“红衰翠减”的花木不是无语无情的,登高临远的旅人当然更不是无语无情的,只有长江水无语东流,对长江水的指责无理而有情。在无语东流的长江水中,寄托了韶华易逝的感慨。
上片以写景为主,但景中有情,从高到低,由远及近,层层铺叙,把大自然的浓郁秋气与内心的悲哀感慨完全融合在一起,淋漓酣畅而又兴象超远。
词的下片由景转入情,由写景转入抒情。写对故乡亲人的怀念,换头处即景抒情,表达想念故乡而又不忍心登高,怕引出更多的乡思的矛盾心理。从上片写到的景色看,词人本来是在登高临远,而下片则用“不忍登高临远”一句,“不忍”二字领起,在文章方面是转折翻腾,在感情方面是委婉伸屈。登高临远是为了看看故乡,故乡太远是望而不见,看到的则更是引起相思的凄凉景物,自然使人产生不忍的感情。“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实际上这是全词中心。“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这两句向自己发问,流露出不得已而淹留他乡的凄苦之情,回顾自己落魄江湖,四处漂泊的经历。扪心问声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问中带恨,发泄了被人曲意有家难归的深切的悲哀。有问无答,因为诗人不愿说出来,显得很含蕴。一个“叹”字所传出的是千思百回的思绪,和回顾茫然的神态,准确而又传神。“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 又从对方写来,与自己倚楼凝望对照,进一步写出两地想念之苦,并与上片寂寞凄清之景象照应。虽说是自己思乡,这里却设想着故乡家人正盼望自己归来。佳人怀念自己,处于想象。本来是虚写,但词人却用“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这样的细节来表达怀念之情。仿佛实有其事,见人映己,运虚于实,情思更为悱侧动人。结尾再由对方回到自己,说佳人在多少次希望和失望之后,肯定会埋怨自己不想家,却不知道“倚阑”远望之时的愁苦。“倚阑”、“凝愁”本是实情,但却从对方设想用“争知我”领起,化实为虚,显得十分空灵,感情如此曲折,文笔如此变化,实在难得。结尾与开头相呼应,理所当然地让人认为一切景象都是“倚阑”所见,一切归思都由“凝愁”引出,生动地表现了思乡之苦和怀人之情。
全词一层深一层,一步接一步,以铺张扬厉的手段,曲折委婉地表现了登楼凭栏,望乡思亲的羁旅之情。通篇结构严密,迭宕开阖,呼应灵活,首尾照应,很能体现柳永词的艺术特色。[1]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名家评论

赵令畤侯鲭录》卷七:东坡云:“世言柳耆卿曲俗,非也。如《八声甘州》云:‘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此语于诗句不减唐人高处。”
刘体仁七颂堂词绎》:词有与古诗同妙者:“问甚时同赋,三十六陂秋色?”(姜夔惜红衣》)即霸岸(王粲七哀诗》)之兴也。“关河冷落,残照当楼”,即勅勒之歌也。
郑文焯《与人论词遗札》:柳词本以柔婉见长,此词却以沉雄之魄,清劲之气,写奇丽之情。
梁令娴《艺蘅馆词选》乙卷:家大人(梁启超)云:“飞卿词:‘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此词境颇似之。”[1]  [3]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作者简介

编辑
柳永像 柳永像
柳永,宋代词人。字耆卿,原名三变,字景庄,崇安(今属福建省武夷山市)人。公元1034年(景祐元年)进士。官至屯田员外郎。排行第七,世称柳七或柳屯田。为人放荡不羁,终身潦倒。善为乐章,长于慢词。其词多描绘城市风光与歌妓生活,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词风婉约,词作甚丰,是北宋第一个专力写词的词人。创作慢词独多,发展了铺叙手法,在词史上产生了较大的影响,特别是对北宋慢词的兴盛和发展有重要作用。词作流传极广,有“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之说。生平亦有诗作,惜传世不多。有《乐章集》。[5] 
参考资料
  • 1.    周汝昌 等.唐宋词鉴赏辞典(唐·五代·北宋).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8年4月版:第362-364页
  • 2.    蘅塘退士 等.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元曲三百首.北京:华文出版社,2009年11月版:第198页
  • 3.    八声甘州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引用日期2012-12-28]
  • 4.    八声甘州  .我爱学习网[引用日期2013-08-24]
  • 5.    周汝昌 等.唐宋词鉴赏辞典(南宋·辽·金卷).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8年8月版:第2467页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