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田上的鸦群

编辑:新人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8 03:24:57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乌鸦群飞的麦田一般指麦田上的鸦群
麦田上的鸦群(Wheat Field with Crows):是文森特·梵高在1890年7月创作的油画作品。
画面极度骚动,绿色的小路在黄色麦田中深入远方,这更增添了不安和激奋情绪,这种画面处处流露出紧张和不祥的预兆,好像是一幅色彩和线条组成的无言绝命书。
在完成《麦田上的鸦群》之后的两个星期,梵高即举枪自尽。这幅画明显地充满骚动与不安,可以清楚地看成是梵高的最后绝唱。画中的道路像是摊开的手脚,愤然伸进麦田里;一群乌鸦骤然飞起,好像被枪声惊吓到一般。
中文名
麦田上的鸦群
外文名
Wheat Field with Crows
作 者
梵高
年 份
1890年7月
原作材质
油彩画布
原作尺寸
50.5 x 103厘米
馆藏处
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麦田上的鸦群创作背景

编辑
《麦田上的鸦群》作于1890年7月于奥韦尔,文森特·威廉·梵高在创作此画时正是他的奥韦尔时期,在这个时期,文森特·威廉·梵高一直怀疑自己会象一个瞎了眼的人那样和加歇医生一起掉进沟里。而梵高在1890年5月21日,在弟弟提奥安排下,迁往瓦滋河河畔的奥韦尔,并请了一名叫加歇(Gachet)的医生予以照料。此时他的病情有些好转。这位医生也爱好绘画,所以两人的相处一直很和谐。
但在奥维尔的生活表面上很平静,但在梵高的心底,各种复杂的情感和精神上的病痛使他感到恐惧,无助。但他仍有画画的冲动,梵高的心底并没有完全绝望,他仍有希望,南方强烈的阳光正中画家的情怀。他还在探索,虽然对线条和色彩的使用已到了完美的地步。可以确信,他的头脑是清醒的。直到7月27日旧病复发,开枪自杀,于29日清晨一时许,在提奥和加歇医生的守护下停止呼吸。
《麦田上的鸦群》这幅画明白反映了他那些日子的心境,在这幅画中,他试图表达他的“悲伤与极度的寂寞”:透过不寻常的宽画幅,麦田延伸得特别宽阔,并在画幅前景处开出三条通道。让观者不自在的是,人们不知道地平线和路的尽头究竟在何处。[1] 
通常的解释是,这幅画是以黑暗,严酷的天空显示了梵高的精神状态的困扰,与徘徊不决的通往不同方向的三种途径,与黑色乌鸦凌空预示死亡迹象。 画家写道,他曾在三幅画里画过瓦兹河奥维尔大片的麦田与多事之秋的天空。 很常见的错误认为,这是梵高的最后一幅画,甚至说,他在绘制该画时饮弹自杀。其原因是在《情欲终身》这部影片中是这么描写的。不过,目前还没有证据可以支持这个观点,胡尔斯克博士的梵高年表中,有七幅画晚于该画。当然,梵高的确是自杀,是在画这幅画的同一个月里。人们普遍认为,他1890年7月27日的晚上去田野散步,用左轮手枪朝自己开枪后回家。他躺在床上两天后死去,当时他的弟弟提奥在他的身边。[2] 
《麦田上的鸦群》承载着梵高的希望,另一种生的希望。这幅画呈现了绝境当中的人压抑的内心,以及渴求解脱的情感。从来都说梵高的作品包含着深刻的悲剧意识,强烈的个性和独特的追求。某种层面上来说,梵高自己不是想要自杀,而是按照自己的主观意识遵循自己安排的道路解脱自己。《麦田群鸦》就是梵高给自己的路,我们自己或许看到的是梵高自导自演的悲剧,但对于梵高而言这未必不是他想要的一个美好结局。[3] 

麦田上的鸦群作品鉴赏

编辑
《麦田上的鸦群》构图由三条岔路展开宽广的麦田。画中几乎没有中心视点,而分散的乌鸦,使画面更显辽阔。梵高使用三原色和绿色来呈现单纯而简明的意象,有着人们熟悉的他那特有的金黄色,但它却充满不安和阴郁感,乌云密布的沉沉蓝天,死死压住金黄色的麦田,沉重得叫人透不过气来,空气似乎也凝固了,画上的群鸦仅仅是一些用浓重的黑线构成的飞动线条,低低的压向大面积的橙黄色麦田,更增加了压迫感、反抗感和不安感。画面极度骚动,绿色的小路在黄色麦田中深入远方,这更增添了不安和激奋情绪,画面上布满密集的短而硬直的粗笔触,它并不象征任何物象,只有一种颤动感,文森特·威廉·梵高试图表达所谓的"悲伤与极度的寂寞",所以这幅画被视为文森特·威廉·梵高自杀的预告。[1] 
麦田上的鸦群 麦田上的鸦群
这幅画运用了大量的短线条,并主要用了蓝、黄、红、绿四种颜色来描绘景物。用深蓝色和黑色来表现天空,与一群从远处飞来的乌鸦相衬,给人压抑的感觉,并有不祥之兆。天空下麦田的黄色蓝色形成对比,田间的小路也以红色绿色形成对比,有强烈的矛盾冲突的感觉。大量短线条表现出了躁乱激烈的内心。作者在这幅作品中倾注了大量感情,在相当程度上表现出了自己挣扎的内心世界。
这幅画充满着恐怖、不祥的感觉,梵高似乎已经超越了灵魂上的生死境界,置身于异世界的试炼,并试图将此世界置于笔下。其信写道:“我的生活,从根基上被破坏,我的脚只能颠跛着走。”。这正说明当时他画下这幅悲惨的画的心境。"我担心,我是否变成你们沉重负担……那时候——回到这里再开始工作——画笔几乎从手中滑落下来……可是,从那时起我画了三张大的作品。"。画上的线条很生硬,失去了秩序,不但天地鸣动,所有凄切、悲哀、绝望,都似乎从地平线的那一端习扑过来……。[1] 
在瓦兹河上奥维尔周围的乡下,农田一望无边,起伏不平,每逢收获时节,便诱来大群乌鸦。这片农田迷住了梵高,他的精神状况尽管日益恶化,可是他仍然奋不顾身地工作,描绘宽旷的田野景色。
他已不再是那个勤奋的艺术家,精心描摹草堆、茅草屋、树木,精心刻画前景至地平线的每个细节。在梵高的作品中造型已十分简化,画面上只流动着色彩和韵律。
似乎是要突出表现奥维尔得天独厚的富饶的自然条件,这些横长形画面上的构图一般都是侧边敞开并且延伸的余地。除了多比尼家花园那个隐蔽处,其他作品的的场景基本上都没有围栏之类的东西。田野是自然的存在——它们不属于任何人,大地看起来广袤无垠。[1] 
梵高描绘宽旷的田野景色,但他已不再如从前,精心描摹草丛、茅舍、树木,反而用简化的造型,让画面上只流动著色彩和韵律。在麦田里,或是在画幅之外,一般常用在宽广、开放的田野上的正常结构透视表现法,在此全被颠倒了过来:画中的线条走向是由地平线向画面的前方汇集,画面上的空间完全没有视点中心,蓝天和黄色的田野彼此朝反方向推挤,一大群乌鸦划过天地的分界,飞向未知的前方。和其澎湃骚动的线条不同的是,整幅画的空间充满一种简明的宽润与单纯,用色降低到只剩三原色,和互为补色的蓝色天空/黄色玉米,红色路径/绿色路边草茎。地平线乃由艺术家的内心世界来认定,而非自画框或画布上决定,这条地平线呈现的既非一种景致,也并非由主宰空间的事物所创造,因此整幅画上都没有垂直的线条。总之,画上的局部、整体、及远近,都没有明确地区隔开来。[4] 
在这张画上,他最赏心悦目的蓝色被重新展示出来。这样的蓝色是深沉,晶莹,迷人和深不可测的。画上的群鸦仅仅是一些用浓重的黑线构成的飞动线条,低低的压向大面积的橙黄色麦田。所有的笔触都是短而粗的直线堆砌。梵高越画越激动,远处悬于天际的落日和提前升起的圆月,就象两个大小不等的光晕,在飞速的旋转着。他还充满着以蓝色“压”蜜黄色的浪漫主义情调,蓝色象征云天,它又具有运动之势,好像在向观众方向逼近。可它又不象是半壁天空,简直就是变了色的火焰,在向大地蔓延。画面上布满密集的短而硬直的粗笔触,它并不象征任何物象,只有一种颤动感。他在给提奥的信中写到:“这是些在乌云翻卷的天空笼罩下的辽阔麦田。为了尽量表现忧伤和我那无限的寂寞,我毫不感到为难......”这就是指他的《麦田上的鸦群》。[4] 
《麦田群鸦》是梵高个人主管的意识与客观物象的产物,梵高把他所看到的麦田景象展现出来。整幅画的第一感觉是一种扭曲。观者在这幅画前就像是站在了三岔路口,画中三条小路由我们脚下向着前、左、右延伸,道路由红绿两种颜色结合而成,采用由近及远逐渐缩小的道路,观者的目光沿着道路逐渐向前,直至道路变小,被麦浪掩盖。两边的麦田是两个倒三角形,像是一种延展、扩大、由近及远,但此时道路却是在收缩、消失,强烈的对比之下,道路的消失更像是穿透了整个画面,到达这幅画之外,到达另外一种境界。梵高巧妙的运用由近及远,逐渐收缩和对比的构图手法,画家营造了一种强烈的穿透感而这种穿透感与梵高此时的内心息息相关。
梵高的作品最明显的特点就是色彩简洁明亮,笔触跃动活泼。《麦田群鸦》中,只采用了红、绿、蓝、黄、黑五种颜色,简洁,但是整体看起来整幅画却又一点也不单调,反而却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色彩的运用都是比较浓厚的,再从笔触上来说,虽然粗糙,但是《麦田群鸦》里的笔触活泼,麦浪仿佛跃动纸上吗,由近及远,麦浪的笔触逐渐变细,协调营造穿透感,指引我们的视线,穿透画面。而在画中,飞向远方的群鸦运用和道路同样的手法。尽管梵高这幅画的构图、色彩、笔触都很出色,但是最值得我们注意的还是这幅画所蕴含的情感。梵高的表现主义在他的作品当中表现的淋漓尽致。[3] 
整幅画中浓重到不实的色彩确实最能体现梵高心中那种感情的冲击力,色彩的运用到达了极致,结合激情的笔触,这就是梵高的内心,极致的色彩对比也造就了一种扭曲的错觉,梵高的内心也和这幅画一样,压抑,扭曲。[3] 

麦田上的鸦群画作剖析

编辑
梵高在绘制风格奔放的作品时,不再使用画笔设色,而是用刮刀上色,从而使形象更加粗犷,奔放不驯。在《麦田上的鸦群》里,他的刮刀横扫画布,绘出乌云翻卷的天空和一任狂风撼动的麦田,看上去就像一块发红的疮疤,急促而苍劲的黑色线条,画出在波浪起伏的麦田上低掠而过的乌鸦。[1] 
这幅作品充满了剧烈的运动。麦田里空旷无物,三条小路穿越在颠簸中的麦田,最后没入地平线,消失画外。天空中,两片乌云翻卷涌动,似乎在暴风雨的到来。一群乌鸦低掠着斜飞过画面,仓皇逃离这骚动不安的土地。空无一人的田野骚动不安,天地之间,如同旋风骤起,波浪汹涌。画面上没有一丝安宁,确切地表露了他的精神状态。梵高完成这幅作品后,感到的只是疲倦和极度空虚。绝望吞噬了他。数星期后,他走进他描绘的这片麦田,开枪打伤了自己,虽然没有立即死去,但他受了致使重创。他挣扎着回到住所,两天后,告别了人世。
"不安的天空下面大片延伸的麦田,我不需要故意表达器量与极端孤独的心情。我希望你能马上看到这些画——我认为这些画会把我无法用语言表达的话告诉你,把我在乡下见到的生机勃勃的景象告诉你。"(梵高
"在观者面前是一片不平静的景象,无垠的地平线使人疑惑,面前三条路的任何一条都无法到达地平线,三条路隐没在画中或通向画外。梵高的无常在此体现为运动的无常和方向的无常"。[1] 
《麦田上的鸦群》是梵高临死前的几幅作品之一,描绘的是法国瓦兹河奥维尔镇周围乡下麦田的情景。在这幅画上仍然有着人们熟悉的他那特有的金黄色,但它却充满不安和阴郁感,乌云密布的沉沉蓝天,死死压住金黄色的麦田,沉重得叫人透不过气来,空气似乎也凝固了,一群凌乱低飞的乌鸦、波动起伏的地平线和狂暴跳动的激荡笔触更增加了压迫感、反抗感和不安感。画面极度骚动,绿色的小路在黄色麦田中深入远方,这更增添了不安和激奋情绪。也许这幅画是作者在极力表达内心的孤独与压抑,就如画面上的麦田别乌鸦压住的感觉,金黄色的麦田表现出勃勃的生机,亦如作者内心生的欲望。看到这幅画给人以震撼的感受,它在表达着一种思想,也在宣泄着这种悲剧的情感。[1] 
如果冷静观看梵高的绘画,人们会发现,或许人们过分夸张了梵高激情的一面。人们承认梵高非常富于激情,但是还应该看到,这位天才同样有着非常理性的一面。尽管或者说这种理性极其短暂而且不那么稳定。
这幅绘画是梵高于1890年画的。这幅绘画有着梵高一贯的特色,强烈的色彩对比,线条造型的手法等。但是,这位天才在色彩上的处理极为理性:画面中心处是黄色的麦田与红色的土地的对比,而绿色的加入增强了这种对比从而构成画面的中心;对于天空的处理也是非常讲究,近乎黑色的天空暗示了近处,加了白色的湖蓝色则表达了远处的天空,如人们注意一下其色彩变化以及天空和地平线的边缘线的交代的话,人们会发现画家是很用心的;再让人们关注一下天空上两块白云的处理,看似随意的两块白色,其大小不一,明度不一,其原因明显是因为一块处于近处和画面中心,另一块则是远处之故;同时,添加这两块白色,不仅使画面平增了许多生动,也减弱了由于过分利用对比色带来的冲突,使画面趋向和谐;另外,画面中乌鸦的处理,群鸦连结了上下画面,如人们了解一点构成原理的话,人们知道在两块颜色中加入相同色彩是取得和谐的一种方式。[1] 
接下来让人们分析一下梵高对后世影响深远的笔触。描绘天空的笔触是从左上向右下,而土地上的笔触则是从左下向右上,二者从横向看都是从左向右,这保证了画面的统一,而从上下看则是相反,这是为了形成画面的中心;而在前景中,左下的绿色植物是从左上向右下行与天空笔触方向一致的,而当其走到底部时,其笔触转而向上,看到这里人们会明白,左边的笔触与下部土地总的方向的不一致,实质是为了在形状上与中心形成对比,可谓煞费苦心。或许有人会说,梵高在此画中对中部土地的笔触十分不讲究,因为中间的笔触细小且琐碎,而前景笔触却长而整体。实际上,人们只要细想一下,就会发现这是画家刻意为之。因为这幅绘画的中心就在画布中心,梵高本来的意图就是让人们注意远处,所以,他利用中间细小的笔触再一次强调了画面中心;如人们注意一下画面中乌鸦飞行的方向与画面中心的小路消失的方向,就会更加明白,艺术家在画这张画时是在一种理性的控制下完成的。[1] 

麦田上的鸦群作者简介

编辑
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1853年3月30日-1890年7月29日),荷兰后印象派画家。梵高是表现主义的先驱,并深深影响了二十世纪艺术,尤其是野兽派与德国表现主义。梵高的作品,如《星夜》、《向日葵》与《麦田上的鸦群》等,现已跻身于全球最著名、广为人知与昂贵的艺术作品的行列。梵高的早期生活,坚决投身于从事艺术品商人的工作。经历了短暂的教职生涯后,他成了贫困的传教采矿工人。直到约摸27岁时,梵高才开始了他的画家生涯;然而,在他生前的最后十年间,却创作了超过2000幅画,包括约900幅油画与1100幅素描。灵感“家”梵高早期只以灰暗色系进行创作,直到他在巴黎遇见了印象派与后印象派。梵高融入了他们的鲜艳色彩与画风,创造了他独特的个人画风,梵高是个热爱自然并能从简单的事物看到纯粹之美的画家,他说他宁可画从窗户向外看到的树影也不画想象中的美丽幻象。梵高的画风在法国阿尔勒的那段时间,发展已臻成熟。[5] 
梵高最著名的作品多半是在他生前最后两年创作的,期间梵高深陷于精神疾病中,最终于37岁那年自杀。梵高最为人熟知的是其极具个性的系列作品,如《星夜》、《向日葵》;其实他所画的清新亮丽的作品也毫不逊色,如《有垂柳的公园是诗人的花园》、《麦田云雀》、《麦田上的鸦群》等。[5] 
参考资料